办事指南

歌星有个贪官母亲 反腐不应娱乐化(图)

点击量:   时间:2019-03-04 05:18:01

繁�w中文 前两天,原四川省委副书记李春城出庭受审法庭上的李春城头发花白,虽然表情还算得体,但和在位时意气风发的样子自是不可同日而语于是,媒体就又兴奋了,专门找来落马贪官不同时期的照片,对比他们在位时、落马时和受审时不同的神态,恨不得替他们数一数,到底多了几根白头发其实大家都知道,领导干部都有染发的习惯虽然不清楚这种风气到底从何而来,但我猜,背后的潜台词大概是“我还可以为党多干几年”落马之后,没有了染发的待遇,白头发自然就显露出来了至于贪官在法庭上没有那么神气,那就更不值得奇怪了从位高权重到锒铛入狱,人生落差何其大也,能够平静地出庭受审,已经算是天赋异禀了将心比心,就是普通人面临这样的人生断崖,谁又能做到光彩照人呢所以,做这样的对照,实在看不出有什么高明的用意,顶多也就是让贪官再出一回丑罢了 贪官是坏人,让他们出丑有什么不对吗一旦问话者如此义正辞严,被问话的人就难免有点迟疑在某些有着专政思维的人看来,既然组织上都抓你了,法庭都审你了,就意味着你是人民公敌,你就不配有任何尊严但我们知道,这种想法并不见得站得住脚法庭会依据事实和法律决定是否剥夺一个人的人身自由,严重时还可能剥夺其生命,但法庭并没有权力剥夺人格尊严,也就是说,法庭不会“依法羞辱”被告法庭所没有的权力,媒体难道就有吗 当媒体在“场外”炒作贪官的丑态时,贪官在“墙内”并不知情出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即便他们有所耳闻,也没有机会为自己辩护贪官的家属在强大的舆论压力下,更不敢为家人“正名”也就是说,媒体用似真似假的材料论定贪官,或者索性不用材料专门羞辱贪官,其实是一场不对等的场外审判这样的审判或许可以满足普罗大众的情感需求,但于正义并无裨益 更重要的问题是,媒体在缺乏权威信源的情形下,以主题先行的方式揭露贪官丑态,犯了一种“降维”的错误一是降低了贪官的人格维度,把他们贬低为某种金钱或情欲的动物具体而真实的“人”消失了,代之以变异的权力符号这个符号之所以出场,就是为了呼应某种隐蔽的仇官情绪二是降低了反腐败斗争的正义维度和法治维度,消解了其严肃性和公正性,似乎它是一场多数人对少数人、或者一群人对另一群人的揪斗这当然不是一种正确的解读 人们对贪腐现象有着刻骨的痛恨,这样的情绪不难理解媒体根据可信的材料,披露贪官的犯罪事实、对其做道德评判,同样无可厚非但是,舆论在揭丑的时候保持适当的克制,为贪官保留一丝人性的尊严,也是非常必要的不扯历史共业、不谈宽恕,说说“仁”总可以吧一个社会,能从对一小部分人的极度丑化中获得什么呢除了凉薄、偏狭、怀疑和仇恨,不可能还有别的 . 前两天,原四川省委副书记李春城出庭受审法庭上的李春城头发花白,虽然表情还算得体,但和在位时意气风发的样子自是不可同日而语于是,媒体就又兴奋了,专门找来落马贪官不同时期的照片,对比他们在位时、落马时和受审时不同的神态,恨不得替他们数一数,到底多了几根白头发其实大家都知道,领导干部都有染发的习惯虽然不清楚这种风气到底从何而来,但我猜,背后的潜台词大概是“我还可以为党多干几年”落马之后,没有了染发的待遇,白头发自然就显露出来了至于贪官在法庭上没有那么神气,那就更不值得奇怪了从位高权重到锒铛入狱,人生落差何其大也,能够平静地出庭受审,已经算是天赋异禀了将心比心,就是普通人面临这样的人生断崖,谁又能做到光彩照人呢所以,做这样的对照,实在看不出有什么高明的用意,顶多也就是让贪官再出一回丑罢了 贪官是坏人,让他们出丑有什么不对吗一旦问话者如此义正辞严,被问话的人就难免有点迟疑在某些有着专政思维的人看来,既然组织上都抓你了,法庭都审你了,就意味着你是人民公敌,你就不配有任何尊严但我们知道,这种想法并不见得站得住脚法庭会依据事实和法律决定是否剥夺一个人的人身自由,严重时还可能剥夺其生命,但法庭并没有权力剥夺人格尊严,也就是说,法庭不会“依法羞辱”被告法庭所没有的权力,媒体难道就有吗 当媒体在“场外”炒作贪官的丑态时,贪官在“墙内”并不知情出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即便他们有所耳闻,也没有机会为自己辩护贪官的家属在强大的舆论压力下,更不敢为家人“正名”也就是说,媒体用似真似假的材料论定贪官,或者索性不用材料专门羞辱贪官,其实是一场不对等的场外审判这样的审判或许可以满足普罗大众的情感需求,但于正义并无裨益 更重要的问题是,媒体在缺乏权威信源的情形下,以主题先行的方式揭露贪官丑态,犯了一种“降维”的错误一是降低了贪官的人格维度,把他们贬低为某种金钱或情欲的动物具体而真实的“人”消失了,代之以变异的权力符号这个符号之所以出场,就是为了呼应某种隐蔽的仇官情绪二是降低了反腐败斗争的正义维度和法治维度,消解了其严肃性和公正性,似乎它是一场多数人对少数人、或者一群人对另一群人的揪斗这当然不是一种正确的解读 人们对贪腐现象有着刻骨的痛恨,这样的情绪不难理解媒体根据可信的材料,披露贪官的犯罪事实、对其做道德评判,同样无可厚非但是,舆论在揭丑的时候保持适当的克制,为贪官保留一丝人性的尊严,也是非常必要的不扯历史共业、不谈宽恕,说说“仁”总可以吧一个社会,能从对一小部分人的极度丑化中获得什么呢除了凉薄、偏狭、怀疑和仇恨,